一名球员一场比赛吃三张黄牌?而且是在世界杯这样的大赛上

  • 时间:
  • 浏览:152

  2006年世界杯,拥有双德、贝克汉姆的英格兰队再次习惯性地倒在了八强的战役当中。还是那届杯赛,另外一位英格兰人甚至比这些巨星更吸引人们的眼球。外媒These Football Times的这篇文章的主人翁,正是那位曾经犯下“三黄变一红”可笑错误的英国裁判——格雷厄姆-波尔。

  

  2006年德国世界杯时,贝克汉姆是英格兰队的队长。虽然他们的主帅埃里克森似乎对球场上的创造力有所厌恶,虽然这位主帅还喜欢固执地使用效果不怎么鼓舞人心的4-4-2阵型,但贝克汉姆所带领的这支队伍还是被很多人看好。他们有很多极具天赋的球员,许多球迷甚至把他们视为可以重现1966年辉煌的黄金一代。

  这支球队的各个位置实力并不完全均衡,其中一些位置无疑比其他的更加强大。在后防线上,阿什利-科尔和加里-内维尔两名球员都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很好的水准,而他们的中卫搭档是两名顶级球星里奥-费迪南德和特里。在中场方面,尽管他们的阵型有些刻板,但坐拥兰帕德、杰拉德、乔-科尔、哈格里夫斯以及贝克汉姆等一众球星的英格兰绝对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中场之一。锋线方面,英格兰有像鲁尼、欧文、克劳奇这样的实力派球星,他们能够为球队提供足够的火力。

  

  (06年英格兰队的阵容空前强大)

  然而,埃里克松的阵容远谈不上有凝聚力。在英格兰这样的球队,球员对俱乐部的忠诚大于国家是个很难克服的问题,球员对各自俱乐部的虔诚或信仰是很容易削弱国家队的潜力的。在瑞典主帅的指导下,球员们虽然拥有很高的个人水准,但单凭个人天赋最终将被证明是不够的。在世界杯的舞台上曾有无数的球队曾因缺乏凝聚力的问题而沉沙折戟,可悲的是,这个问题在那届英格兰队内同样存在。

  英格兰很轻松地获得了小组头名,在接下来的十六强比赛中,尽管厄瓜多尔带来了一定的麻烦,但他们依然以1-0取得了胜利。很长时间以来,八强是英格兰队在大型比赛中一直迈不过去的坎儿,这一次他们又一次在自己熟悉的点球大战中被淘汰,这一次淘汰他们的是葡萄牙人。

  7月2日,在盖尔森基兴戏剧性的失利之后,这支队伍迅速离开了他们的德国基地,飞回到了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当然,还是倒在了同一个地点的这支英格兰队很难在祖国得到如同英雄般的欢迎。然而,另一位英格兰人离开世界杯赛场返乡的时间比英格兰队还要早。当然,他回家的时间也要比自己希望的早得多,而且,他的头颅甚至比他的同胞们还要低。这位非常特别的英格兰人就是裁判格雷厄姆-波尔。

  

  (波尔有着丰富的执法经验,他本不该出现问题)

  考虑到他丰富的国内执法经验和在欧洲良好的声誉,当格雷厄姆-波尔和他的两名助手菲利普-夏普(Philip Sharp)和格伦-特纳(Glen Turner)被国际足联选中,成为英格兰在世界杯上唯一的裁判代表时,这一点儿也不令人惊讶。真正令人惊讶的是——在被安排执法F组最后一场克罗地亚对阵澳大利亚的关键战时,谁也没想到他会表现得如此地糟糕。

  在执法克罗地亚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之前,波尔其实已经在世界杯上执法了两场小组赛的比赛,它们分别是韩国2-1战胜多哥、乌克兰4-0胜沙特阿拉伯。在前两场比赛当中,波尔并没有意外地成为人们关注的场上焦点。真正决定命运的东西往往在最后才出现,最好的是如此,最坏的也是如此。对于波尔来说,看起来迎接他的是后者。

  

  这场比赛算不上是什么让人容易犯晕的大场面,波尔已经执法过英格兰联赛季后赛、足总杯、欧洲联盟杯等赛事的决赛,以及2000年欧洲杯和2002年世界杯的小组赛阶段比赛。更何况,世界杯小组赛阶段的比赛通常都会遵循“赢者通吃”的原则,不会有太大争议,谁也没能想到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裁判会引人注目地成为争论的中心。当然,考虑到裁判这份工作的特殊性质,在任何一场足球比赛中,裁判员都是很关键的角色,他们无疑也可以成为场上23人中最惹人眼球的那位。

  在最后一场小组赛来临之前,澳大利亚队输给了排名第一的巴西队,但他们击败了日本队,暂时位居第二名的位置;而克罗地亚队还没有进过球,他们同样输给了巴西,但与日本队战成了0-0平。平局将维持现有的排名不变,但对于克罗地亚队来说,他们也只需要一场胜利就能够进入下一轮的淘汰赛阶段。这样的一个局势使得这场关键战充满了悬念。在斯图加特的梅赛德斯-奔驰球场,激动人心的战斗打响了,但主裁判波尔又坚持让两队重新开了球,这或许就是一切走向疯狂的一种迹象。

  

  (斯尔纳的任意球首开记录)

  在比赛还不到两分钟的时候,克罗地亚队长尼科-科瓦奇在中场位置断球后开始向前推进,在距离球门25码远的地方他被文斯佐-格雷拉从侧后方铲倒。此时球权又落入到了克罗地亚队员脚下,他们希望继续在左翼进攻,但波尔的哨声在此时响起了,克罗地亚人不得不中断进攻重新罚任意球。

  被剥夺了寻求直接优势的机会,克罗地亚球员当然会感到不满,他们向英格兰主裁判提出了抗议。不过,他们的挫败感很快就消失了,得益于这个任意球判罚,达里奥-斯尔纳射出的球像炮弹一样越过了人墙挂入到了澳大利亚球门的上角。

  在半场结束前不久,布雷特-埃默顿右路的斜向传中球吊进了克罗地亚的禁区当中,这引起了一片混乱。克罗地亚后卫斯捷潘-托马斯向上伸出的双臂让他的指关节擦到了皮球并轻微地改变了足球的轨迹,这最终导致了波尔的判罚。纽卡斯尔联队的克莱格-摩尔所罚的点球骗过了门将,直打中路后进入了网窝,此时场上比分变成1-1平。几分钟后,主裁判宣告半场比赛结束。到目前为止,波尔的表现相对来说还比较平淡。

  

  (克莱格-摩尔点球一蹴而就)

  在下半场第56分钟,来自澳大利亚的守门员泽利科-卡拉奇发出了愤怒和自责的咆哮,尼科-科瓦奇的射门力量并不是很大,但卡拉奇却笨拙地漏球了,他眼睁睁地看着皮球滚入了他身后的网窝。对于卡拉奇来说,也许幸运的是,他并不是这场比赛中唯一一位因为明显错误被人们记住的“主角”。

  比赛进行到一个小时的时候,哈里-科威尔在克罗地亚禁区前和队友打二过一配合,在试图继续前进时被身材高大的约瑟普-西穆尼奇阻挡到了。沮丧的克罗地亚后卫并不认为他的阻挡战术是一种犯规,他激动地向波尔抗议,但却只是换来了一张黄牌(他的第一张)。

  

  (卡拉奇的失误让澳大利亚进入了险境)

  比赛进行到70多分钟,争议性的一幕出现了,马克-布雷西亚诺的前场任意球直奔向后门柱队友的头顶,但克罗地亚人本能地阻止了这一切,托马斯再次扬起了手臂改变了皮球的方向。这一次,澳大利亚方面以澳大利亚人以举手和激烈的指责进行了回应。虽然表面上看这和托马斯上半场的那次手指擦球没有什么不同,但重放表明,这一次并不是什么“误打误撞”,而是一种刻意为之的“拳击”。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波尔拒绝了澳大利亚人绝望的请求,只是判罚了一个角球。

  几分钟之后,袋鼠军团晋级的希望重燃。与其愤怒地指责那次裁判“看不到”的手球,他们选择将命运攥在自己的手中。78分钟,布雷西亚诺的传中再次将皮球带到克鲁迪亚禁区的领空,科威尔在皮球反弹起来之际快速地来了脚凌空打门,反应不及的门将斯蒂佩-普莱蒂科萨对此无能为力。

  

  (科威尔将命运攥在了自己的手中)

  在比赛进行到85分钟的时候,比赛双方的球员已经完全被紧张的氛围所包围。澳大利亚队希望能够保持平局,死死地锁定住一个十六强的席位,而克罗地亚队需要最后一个可以球队继续前进的进球。在本方半场,科威尔轻巧地将球弹起躲过了一名球员的上抢,在往中路带球的时候克罗地亚中后卫达里奥-西米奇从身后将他推倒。西米奇身上已经有一名黄牌,他得到了这场比赛的第一张红牌。在强烈愤怒感和绝望情绪的驱使下,斯尔纳推了波尔一把,所幸的是他自己并没有因此得到惩罚。

  两分钟之后,两支队伍扯平了。埃默顿张开的手臂阻挡了莫德里奇和达多-普尔绍之间的传球路线,他的两黄变一红让双方暂时都是以10人应战。暂时,在这里这个词汇很关键。

  比赛第90分钟,在澳大利亚后卫再一次把克罗地亚充满威胁的进攻解围到中场时,皮球落在了马克-维杜卡的脚下,他将球护得很好。在缠斗时,西穆尼奇将维杜卡推到地上,澳大利亚另一名球员乔舒亚-肯尼迪试图上前抢到皮球,但是很快西穆尼奇又将他从身后放倒,他不想让澳大利亚发动起有威胁的反击。

  

  (在出示第二张黄牌时,波尔似乎忘记了什么)

  BBC评论员盖伊-莫布雷(Guy Mowbray)在直播中描述了这一事件。“一场巨大的混乱导致肯尼迪在中圈附近被放倒,西穆尼奇得到了他的第二张黄牌警告,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举牌了。格雷厄姆-波尔记下了他的名字,”莫布雷已经预料到西穆尼奇会被罚出场外,他的声调有些上扬,“西穆尼奇离场了吗?这肯定是红牌,但我不认为波尔将红牌从自己的口袋中掏了出来。他是给了他一张黄牌,但他似乎忘了西穆尼奇已经吃过牌了。我可以确定西穆尼奇已经吃过牌了!”当然,西穆尼奇吃过牌了。而且,正如莫布雷所怀疑的那样,波尔已经忘记了之前的判罚。

  这场比赛还在继续,老谋深算的西穆尼奇仍然在球场上活跃着。由他自己向那位应该同样职业的裁判员指出这次严重的失误?这需要非常无私的品质才能做到,我们很难指责他。补时最后时刻,澳大利亚人再次把皮球攻入了克罗地亚队的球门,波尔也吹响了比赛的终场哨。

  

  (波尔出示三次黄牌的场景)

  这也是全场比赛的争议之一。远距离的界外球被维杜卡等球员顶向了中路,澳大利亚人在普莱蒂科萨冲上来的时候将球踢进,看起来澳大利亚人已经以3-2的比分顺利晋级到淘汰赛阶段。但是,波尔的哨声使澳大利亚人的庆祝缩短了,记分牌上的比分仍然是2-2,这也是最终的比赛结果。尽管没有能取得胜利,但袋鼠军团已经可以为成功晋级好好庆祝一番了。

  在一切结束的时刻,西穆尼奇上前找到波尔说了些什么,他再次向西穆尼奇出示了一张黄牌,并象征性地将西穆尼奇“红牌罚下”。“这是在斯图加特发生的高级戏剧!”莫布雷继续说道,“格雷厄姆-波尔站在了舞台的中心。这被波尔认为是西穆尼奇的第二张黄牌,但这实际上是第三张,几分钟之前他就应该被罚下了。”如果莫布雷不是在这球场的看台上坐着,我想主裁判可能会希望一口把他吞下,以免让他到处都这样说。但这场表演早已被全世界的人们看到,《卫报》的肖恩-英格尔在报道这场比赛时用了这样的大标题——《波尔毫无头绪》。

  

  (后来球迷拉横幅讽刺波尔)

  在波尔自己2007年出版的自传《看到红牌》中,他回忆起了围绕着他的这起人难忘的错误事件。“我习惯在我的记录本上用他们的颜色来标识球队而不是他们的名字,这一个我认为可以防止混淆的方法,信不信由你。所以,在斯图加特的时候,左边栏的顶部我是用‘红/白’来代表克罗地亚队,右边栏我是用‘黄色’来代表澳大利亚队。两队球员的号码都列在各自的分类栏了下面。因此,当我第一次警告西穆尼奇时,我正确地在左边‘红/白’栏3号球员的位置标记了一个‘C’(黄牌的标识),并指出了当时的时间‘16/2’(指的是下半场第16分钟)。”

  “在伤停补时阶段,我再次向西穆尼奇发出了黄牌警告,但我没有意识到这是再一次(第三次)。对澳大利亚球员替补球员乔舒亚-肯尼迪犯规的时候,我给他出示了黄牌,但这一次,我意识到我把它(对肯尼迪的犯规)记错了。我把‘C’记在了‘黄色’栏的3号球员那边,看起来‘红/白’栏和‘黄色栏’的3号球员都有了一个‘C’,但当时我没有注意到时间问题或者我自己犯了错。”

  

  (波尔的自传《看见红牌》)

  “虽然这起事件在我脑子里重复了很多次,但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能完全理解为什么我会弄错了,为什么我没能把西穆尼奇罚出场外。澳大利亚人乔希亚说话时当然会带着澳大利亚口音,也许,只是也许,这就是混乱会产生的所在。西穆尼奇当时向我冲了过去。‘你是让人难以置信的,’他说。我告诉他,‘再过火一点,你就会离场……’当他跑开的时候,他说,‘这太不可思议了’。现在,我们都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了。”

  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波尔为什么会提到乔舒亚的口音呢?我们可以提供更多的一些值得注意的背景:西穆尼奇是一位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克罗地亚人,当然他的英语也会带有澳大利亚口音。这些语言上的混淆感无疑会是波尔失察的一个潜在原因。然而,无论我们如何去推理,这个错误实在是太惹眼了,在这届杯赛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会一直影响着波尔工作乃至生活的方方面面。

  结语:世界杯后波尔又执法一年退休,西穆尼奇或许会想念他的

  

  (从裁判位置上退休后,波尔干起了评论员的工作)

  在随后的新闻报道当中,波尔本人请求在淘汰赛阶段比赛开始之前离开杯赛的执法工作。在如此重要的小组赛比赛过后,他表示自己也希望有幸能够成为进一步执法淘汰赛的裁判员之一,但是,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家人的陪伴,他需要鼓起勇气去驱赶自己的“世界杯恶魔”。当然,很自然地,国际足联同意了这位英格兰裁判员退出自己岗位的请求。

  在2006年世界杯后的12个月里,波尔继续了自己的裁判生涯,他走进了自己执法比赛的第26个年头和最后一年。最终,他向英足总表示,他不再希望代表自己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执法了。“是时候让英格兰的其他人去尝试了,我将尽我所能来准备他们,”波尔说,“但对于我个人来说,足球比赛已经结束了。”

  

  (这一幕成为了波尔和西穆尼奇的永远回忆)

  激情澎湃的球迷很少会为一位裁判的退役而感到难过,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听到格雷厄姆-波尔裁判生涯结束的消息时,有一位身材魁梧的克罗地亚人会感到有一点点儿伤心。也许,在几年后某个安静而平和的下午,西穆尼奇曾抽出过一点儿时间为波尔制作退休证书。一张?不,我想他会制作三张的。

猜你喜欢